白癜风可以抹药吗 https://m-mip.39.net/baidianfeng/mipso_4313943.html
"妇科检查,是女性诊断、防治疾病的一种有效手段。而现实中,妇科检查一直与偏见、污名、谬误伴随,让许多女性在就医过程中经受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。尴尬、困惑、羞耻,制造出她们新的痛苦。妇检,要放下尊严

小侠去年,医院做妇科B超。躺在检查台上,我听见医生嘱咐我褪下内裤,但没见身旁的帘子被拉上。检查时,五六位女医生在屋里闲聊,聊孩子上学的事。躺在台子上的几分钟不太舒服。小新

一位医生告诉我和十来位等候B超的就诊者:“现在检查的是一位孕妇,她很快。你们提前把裤子脱好,前面的人下来,你们就立马上床来。”她带着口罩,我看不见她的表情,只听出她很着急。

空气凝固了一秒。大家有点犹豫,终究没讲什么,开始解扣子、脱掉内裤的单侧裤脚,提起裤子踉跄地站着。

橙子

我19岁的时候在小阴唇内部发现小肉芽,百度以后得到两种结果:要么是hpv感染导致的尖锐湿疣;要么是假性湿疣。

医生建议我做个白带常规检查。白带是护士帮忙取的。把棉签取出时,她皱起眉头发出“咦额”的声音,像是挑着某种脏东西。我把一闪而过的不满压了下去。

朵朵

去年暑假的时候,我大概是因为喝水量较少,排尿时感觉自己有点尿急、尿不尽。医院,先进行尿检、再做妇科检查。

当我摆好M字造型,坐在检查台上的时候,护士用质问的口吻问道:这是啥东西,你哪里不舒服?音量不低,我总感觉隔帘外的就诊者都能听到。

我问她怎么了,她让我自己看显示屏。我那时才意识到,自己此前做尿检的时候,遗留了一些卫生纸屑。

李小小

此前,我长期被痛经折磨,决定医院做妇科检查。一位表情严肃的老年女性医生为我操作手指检查,同时按压我的肚子,观察我是否有痛感。

躺到检查台之后,我感觉医生的手指单刀直入地插了进来。我愈发紧张,身体不由紧绷起来。这导致痛感更加强烈。印象里,没过几分钟,我没忍住痛感,叫了一声。医生斥责道:“叫什么叫,平时没有性生活吗?!”出于畏惧,我没有顶嘴。

少女A

十四五岁时,我被痛经困扰。父母带我到家医院做妇科检查。医生确认我没有性生活之后,让我去喝水、憋尿,等到快要憋不住尿的时候再躺到检查台上做B超。我喝了将近三瓶矿泉水,但尿意迟迟未到。医生建议我爬楼梯,我便从楼上跑到楼下,折返了几次,终于快要憋不住尿。

那是我第一次做妇科检查,没人跟我解释为什么这么做。我按照医生的指示躺在检查台,把衣服撩起来,看着医生用一个类似滚轮的东西在我膀胱处来回摩擦。我感觉自己的膀胱快要炸裂,不由得想要动弹、躲避。医生按住我,呵斥了我一句:不要乱动!并且加大了手上的力度。我自尊心很强,怕周围人注意到我,马上忍住尴尬与不适。

前几天,我在和别人的交流中,得知这样的检查方式是为了让膀胱充盈起来,传导到电脑里的图像变得更清晰。我也越来越能理解医生工作中的忙碌。

只是,十年前的感受我记得非常深刻:我躺在检查台上,感觉自己是一头在案板上待宰的猪。

知寿

几年前,医院做B超时瞬间疼痛到大喊起来。其实我成年后几乎从不曾在人面前流泪,做无痛胃镜时也忍着不出声,但这次痛感太大,我本能地大叫。

医生听到我叫痛后,压过我的声音:“放松!你不放松我怎么做!你这么胖不好做的你知道吗!?你腿这么粗你自己知道吗?”我嘴里不停地说:等一下、等一下真的很疼.......

医生没有停止,直到检查结束前,都在大声羞辱:“你这么胖,能好做吗?放松!你不放松我怎么做!?你自己考虑一下要不要做!”

我习惯性地回答:“考虑好了。”听到我的回答,医生马上训斥“要做你就放松!”

按理来说,当时我可以让医生停止检查,并且投诉医生对自己的羞辱。现实是,我被激发出了自救的本能:尽可能表现得配合、服从。图

医院中的诊疗室一次检查,多重污名

小罗

几个月前,我感觉下体似乎发炎,便去医院做妇科检查。从检查台上下来之后,我问医生,我平时也挺注意卫生,没想到发炎了,是不是跟我平时使用月经杯有关系?

她说:“你说的是什么东西啊?我不知道是什么!”语气带着鄙夷。我追问:其实就是卫生棉条那类东西,您说和我发炎有关系吗?她敷衍地说:“可能吧!”

我想不通她为什么对此避而不及。

明子

三年前,我在一家体检中心做入职体检,外加妇科彩超检查。医生是一位三十几岁的女性,她问:你结婚了吗?我说没有。她又问:那你有过性生活吗?我说有的。

她盯了我几秒钟,让我躺上检查台。过了几分钟,她告诉我“可以了”,随即转头对助手总结道:“现在的小姑娘真开放,还没结婚就有性生活了,不知道保护自己。”

小马

大概十年前,那时候由于在一个水质不太好的泳池游了几次泳,我得了阴道炎。我去了一医院做妇科检查,拿到化验单后把它递给医生看。医生接过单子,看了一眼马上放下、走到洗手池边迅速洗了个手。我们没有交谈,我被她一连串的举动吓到了,以为自己得了很严重的病。

开了药之后,我马上回家,上网查“阴道炎”是怎样的疾病。结果,我发现自己只是得了最常见的妇科疾病之一。她洗手的场景,让我感到羞耻。

安琪

上个月,我去体检中心做妇科彩超之前,做好了在着装上的准备。我穿了一件长度到小腿的吊带裙,样式宽松,外搭一件针织开衫。为此,我需要穿无肩带内衣,但我觉得太勒,便贴好了胸贴。

在检查室,一位中年女性医生跟我说,什么都不用脱,先躺上来。躺到床上以后,她指示我先把裙子搂起来,以便检查子宫。随后,她让我把裙子再往上搂一些,便于检查乳房。我把裙子往上搂,但忘记后背的拉链没有拉开,衣服卡在了腹部。她用嫌弃的语气说:体检穿这么紧干什么?这让我觉得,我似乎在做检查的时候还要搞性感。

我脱掉开衫,拉开拉链,顺利地把裙子往下捋。这时,她又用鄙夷的口吻问我:你这穿的什么东西啊?我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来得及摘胸贴,赶紧把胸贴摘了。

小蓝

去年,我在一次妇科检查中被检查出患有卵巢囊肿及阴道炎。前者需要做一个微创手术,后者用药治疗即可。我把诊断书放在洗衣机旁边的袋子里,被继母发现。她看到诊断结果一栏上写着:卵巢囊肿、宫颈糜烂。

那天,我收到她的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dandougua.com/ddqyx/17695.html